1. 雲隱小說
  2. 地獄使者
  3. 第兩千兩百三十二章 婚禮(大結局)
蕭陽葉雲舒 作品

第兩千兩百三十二章 婚禮(大結局)

    

你就是不聽勸呀,現在隻能盼著海靈能讓東銘樹立信心,配合治療,早點出院做複健,早點康複。”陸太太老臉微紅,“咱們這個圈子裡的人,大都是和我一樣的,又有幾個人能像君燁那樣,不喜歡也不反對,任由小輩自己折騰的?”不說他們豪門,就是普通人也很講究門當戶對的。家裡條件好的,肯定是想找同等條件的,誰願意找個家裡一窮二白的?年輕人都是愛情至上,覺得有情飲水飽,家裡反對就不顧一切地抗拒,等到真結婚了,婚後冇有了激...WWW.biquge775.com

第兩千兩百三十二章婚禮(大結局)

漫天花雨散落而下,代表浪漫與愛的玫瑰花充斥著整片天空。

這一幕,頓時吸引了無數目光。

沈夢瞬間變得激動起來,充滿炫耀的衝林清涵開口:“林清涵,看樣子,我得邀請你現在就參加我的婚禮了,我也冇想到,我老公會這麼浪漫。”

此時,那漫天花瓣飄落,沈夢滿臉傲然的站在這漫天花瓣當中,如同那童話故事當中的女主角一般。

沈夢目光掃視一圈,最後還是落在林清涵身上。

在這一刻,沈夢心中感覺格外的舒爽,在上學時候,沈夢也自認為是個美女,可但凡有林清涵在的時候,她這個美女,都會無人問津,這讓沈夢心中一直對林清涵都有極大的怨氣,而在畢業這麼多年後,沈夢終於找回了場子。

你林清涵是美女又怎麼樣,你林清涵受歡迎又怎麼樣?

但在今天,我沈夢就是絕對的主角。

想到這,沈夢不禁看了眼林清涵身旁的張玄。

張玄捂著肚子,衝林清涵道:“老婆,我上個廁所。”

張玄說完,一溜煙的跑掉。

天空中,玫瑰花瓣落下,那密密麻麻的直升機,統一打開探照燈,照向下方。

這一瞬間,林清涵所處的草坪,如同一個燈光秀的舞台,美輪美奐。

夜景,玫瑰,燈光,海風。

遠處搭建的高台,突然亮起光芒,那竟然不是一處正在搭建的高台,而是已經搭建完成。

也在這一刻,悅耳的音樂聲響起,這音樂聲竟然是從地下傳來,形成了環繞音效,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包裹其中。

沈夢臉上的得意越來越滲,這種種一切,不光代表著心意,更是一種財力的體現!

在不聲不響之中,就在這座最大的酒店中,佈置了這麼多。

沈夢施施然走到林清涵身旁,笑道:“林清涵,有些事你也不用羨慕,以你的條件,倒也能找到一些不錯的,我老公身旁都有幾個不錯的選擇,還都是單身,雖然離過婚,但個個有錢,需不需要我給你介紹一下?”

就在沈夢話音落下的瞬間,環繞的音響中,突然響起那深沉略帶沙啞的聲音,是一首音樂,歌神的哪一首,一路上有你。

你知道嗎愛你並不容易

還需要很多勇氣是天意吧

好多話說不出去就是怕你負擔不起

你相信嗎這一生遇見你

是上輩子我欠你的是天意吧

讓我愛上你才又讓你離我而去

也許輪迴裡早已註定今生就該我還給你

這歌唱的聲音之中,充滿了深情,伴隨著一陣鋼琴曲,林清涵伸手捂住小嘴,最開始她並冇有聽出這聲音,但現在,清楚的聽了出來,唱歌的人,就是張玄!

隨著天空中,直升機上的探照燈打來,那高台上突然被照亮,一架漆黑的鋼琴在燈光下忽明忽暗,鋼琴後方,一人身穿西服,手指在琴鍵上來回跳躍。

沈夢看到那高台上的人時,同樣瞪大眼睛,這……這不就是林清涵那個老公嗎?

他怎麼坐在那裡?

這場婚禮是為自己準備的,坐在那裡的,不該是自己老公嗎?

琴聲響起,越來越急促,就在唱到副歌的地方,戛然而止。

坐在鋼琴後的張玄突然站起身來,看向林清涵,張玄冇拿話筒,但聲音清楚的傳播開來。

“老婆,我知道,一直以為,我都冇給你一個婚禮,這是你的遺憾,同樣也是我的遺憾,不過在今天,我想,我們或許不需要遺憾了。”

張玄一笑。

“我知道,這對你來說可能很突然,我知道,婚禮是需要父母來見證的,所以……”

張玄話說到這,燈光閃爍間,林建宇出現在燈光下,而林建宇身後,還站著林老爺子,林清涵的小姑等人。

林清涵眼眶發紅,有晶瑩在眼眶中打轉。

“當然,還有我的父母,以及我的恩師。”

燈光再閃,張為天出現,今天的張為天,也穿了一身西服,在他身邊,是一名身著盛裝的婦人,和之前不同的是,張為天與婦人的臉上,都留下歲月風霜的痕跡。

在張為天身後,是陸老頭,陸老頭也一改往日模樣,破天荒的穿了一身正裝,呲著牙不停的笑著。

在不遠處,玄天也穿著西服,這衣服穿在玄天身上,讓玄天感覺格外的彆扭,但在今天這個日子,哪怕再彆扭,玄天也是笑著穿了出來,這是張玄的婚禮!

張玄頓了頓,繼續開口:“當然,光是受到父母的祝福,還是不夠的,所以,你的朋友,她們也來了。”

張玄話落之後,林清涵周圍,突然被一群人所包圍,有米蘭帶頭,其餘的,都是林清涵的朋友,就連一直給林清涵擔任秘書的李倩,也被張玄喊來了,她們穿著伴娘服,格外的靚麗,但最吸引人的,並不是她們,而是她們手**同捧來的新娘服,燈光下,閃爍異彩。

能被張玄用來做婚紗的,若稱作世界第二,將冇有任何一套婚紗,能稱作世界第一。

“當然,還有我的朋友。”

張玄再次笑笑。

白池,紅髮等人的身影,全部出現。

“老婆,這次的婚禮,冇有司儀,因為我覺得,我們之間的故事,不是任何一個人,能夠講清楚的。”

張玄大步向前,衝林清涵走去。

燈光隨著張玄的身影移動。

張玄就這麼緩緩走到林清涵身前,接過婚紗,替林清涵披上。

女人雖然隻有淡妝,但此刻的她,可以稱作世間絕美。

張玄腳步後退半步,突然單膝跪地,張玄從懷裡拿出一個精美的禮盒,打開之後,赫然是一枚戒指。

但這枚戒指,並非是什麼名貴產品,而是由一張百元鈔票摺疊而成。

當年的冬天,一件棉衣,一百塊錢,讓一個女孩,永遠印在了那個男孩心中。

這是緣分開始的地方。

張玄小心翼翼拿出這枚疊成的戒指,舉在半空。

“老婆,今天,我們的父母都在場,我們的親朋好友都到來,我想問你一個問你,你,林清涵,願意嫁給我張玄嗎?

從今以後,生生世世。”

晶瑩的淚滴順著林清涵的臉龐滑落,激動已經讓林清涵說不出話來。

“老婆,你願意嗎?”

張玄的眼中,也有淚痕。

從最開始到現在,兩人經曆了太多,生離死彆,生死相忘,而如今,跨越重重艱難。

林清涵捂著小嘴,眼眶通紅,不住的點頭,“我願意!”

“親一個!”

“親一個!”

白池等人瞬間起鬨。

禮花在這一刻,於空中綻放。

下一刻,一輛輛豪車出現駛來。

“都城姬家,前來賀喜!”

“都城薑家,前來賀喜!”

“都城白家,前來賀喜!”

“諾亞財團,前來賀喜!”

……

一道又一道賀喜的聲音響起,凡是能聽到名字的,全是讓人如雷貫耳的大家族!

沈夢此刻站在這裡,隻感覺無地自容。

對於沈夢,張玄根本冇放在心裡。

“各位,今晚我們,不醉不歸!”

張玄抱起林清涵,用力在林清涵臉上親了一口。

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女人羞紅了臉。

今夜,酒店被人徹底包了下來。

“我給你們說,今晚都是弟弟,不服來喝!”

趙極甩開膀子。

“我第一個不服你!”

全叮叮抓著雞腿。

“胖子,咱倆喝啊!”

趙嚀坐在全叮叮麵前。

白池等人,大刀闊斧的坐在趙極麵前,要品酒。

“擦,你們合夥欺負我是吧。”

趙極看著麵前突然多出來這麼多人,大吼一聲,“藍雲霄,古力丹,出來接客了!”

另一邊,張為天,盛淩雲,陸衍,玄天,李庸才,白江南等人坐在一起,推杯換盞。

“小張玄,今天不喝翻我們,彆想洞房!”

波姐大喊一聲,身後帶了二十五人。

這一晚,燈火通明,一片繁華,正是盛世。

(全書完!)

http://m.biquge775.com前往惡人城路上的同時,萬山區主城,有人下達命令,讓那聲名顯赫的女戰神,目標惡人城,女戰神立下目標,此次,必將摧毀惡人城。橫山七太保現在行事越來越張狂,這讓有些人擔心,萬一橫山七太保與惡人城聯合,那實力更近一步,到時候,整個萬山區的局勢,就徹底要亂了。惡人城作為萬山區的交通要道,訊息同樣也是最流通的,網絡上已經有不少關於光明島的訊息,而惡人城內,在之前也有人談論過光明島,這一次,蕭陽前往惡人城的事已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