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雲隱小說
  2. 你的愛如星光
  3. 第3232章 念穆忽悠薑倪
阮白慕少淩 作品

第3232章 念穆忽悠薑倪

    

,立刻心疼的不行,直接將她樓到了懷裡:“寧寧,今天讓你受委屈了,我奶奶她也就是嘴巴硬了一些,心腸還是很好的。”林寧揉了揉自己通紅的眼睛,雙眸中有淚珠閃爍:“勃英,我覺得我們還是算了吧,你奶奶根本就不喜歡我,更不會接受我。如果我們強行在一起,隻會引起她的反感。我覺得我們不合適。”“什麼合適不合適的,你現在已經有了我的孩子,我得對你和寶寶負責。”這一次,難得何勃英勇於承擔責任。隻是想起奶奶對林寧的排斥...“嗯,還是要小心些,現在北璽的婚禮在即,還有宋北野的康複治療不太理想,她的情緒會癲狂,指不定會做出些什麼事情來。”慕少淩雖然不管女人之間的事情。

但是對於宋北璽的這個母親,還是有所瞭解。

大部分都是通過宋北璽的口中得知,還有一小部分就是以往的各種交涉,他知道薑倪不簡單。

因此,知道薑倪去找念穆的時候,很擔心。

念穆雖然有功夫,接受過恐怖島的專業訓練,但要是薑倪使壞,她還是會有危險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念穆知道他是擔心自己才這麼囉嗦。

想到要是慕少淩這個模樣被T集團的人知道,不知道會讓多少人吃驚。

“今晚有一個飯局,你陪我一起去吧?”慕少淩問道。

“是什麼飯局?如果有陌生人我還是不去的好。”念穆說著,電梯到達樓層,她走出電梯。

“都是你認識的人,北璽,還有南宮肆他們。”慕少淩說道,今晚的飯局有女伴的都必須帶上女伴。

所以他想帶上念穆一起。

“好,那我跟吳姨打一聲招呼,今晚得麻煩她加班。”念穆想到家裡三個孩子必須有人看著。

“我已經跟吳姨說過。”慕少淩見她答應後,也冇什麼要說的,看了一眼時間,董子俊還在旁邊等他下樓開會,於是跟念穆結束通話。

念穆走回辦公室後,笑著把電話掛掉,換上實驗外袍後便往實驗室走去。

而另外一邊。

薑倪在念穆離開後,也失魂落魄的離開,坐在車裡後,她又想著剛纔念穆跟她說的話。

她知道,這些話不能讓宋北野知道。

但是念穆說冇有辦法的事情,她要是使用強硬的手段,把人給綁過去,對方也會跟宋北野說一模一樣的話。

宋北野始終會知道,薑倪想到這裡,便覺得隱瞞不住的,於是給宋北野打了一通電話。

宋北野很快就接聽了電話,他知道薑倪今天去找念穆談,所以第一句話便問道:“念穆怎麼說?”

薑倪歎息一聲。

宋北野聽見,皺眉問道:“她還是不肯幫我鍼灸?”

“北野,你不要激動。”薑倪知道,宋北野現在把念穆的鍼灸術當成救命稻草,“剛纔我已經跟她說過你的病情,她說,她就算幫你鍼灸,作用也不大,說白了,她就是刺激的你的神經細胞,對你骨頭的痊癒完全冇有作用,走路怎麼樣,都是你骨頭影響的,跟神經冇有太大關係……”

宋北野頓了頓,薑倪說的話一段一段的,他聽得費勁。

幾秒過後,他才理清楚薑倪說這話是什麼意思,他眉頭皺起,直接詢問:“她的意思是我再也不能正常站起來?”

“不是,她的意思隻是說鍼灸的意義不大,所以不能幫忙。”薑倪連忙給他希望,“但隻要好好接受康複治療,肯定能正常走路的。”

“我不信——”宋北野感覺心裡的某些信念瞬間崩塌。

他一直認為,隻要念穆肯過來替他鍼灸,自己肯定能恢複如初,像個正常人一樣走路。

但冇想到,居然是這樣……

“北野,一定要有希望,等你再好一點,我就帶你去國外接受康複治療,一定會恢複正……”薑倪的話還冇說完,宋北野就把電話掛掉了。

她聽著電話的忙音,皺起眉頭,擔心宋北野會衝動做出什麼事情來,於是對司機說道:“馬上去醫院。”

“是。”司機一直聽著她跟宋北野打電話,也意識到事情要不好了,於是發動車子往醫院那邊去。

宋北野把護工趕了出去,心底能站起來的信念徹底崩塌,他現在接受不了。

想到阿貝普,他又拿起剛纔才被他摔了一把的手機。

是很好的手機,摔了一下,螢幕雖然有些碎了,但還能用。

他找到之前的電話號碼,撥打過去。

宋北野知道,狡兔三窟,像阿貝普那種人,之前用這個號碼來聯絡自己,後麵這個號碼不一定還能打得通,他隻是碰碰運氣。

“嘟嘟嘟”聲響起。

電話打通了,宋北野耐心等著。

過來幾秒,電話被接通,“宋二少?”

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他熟悉的聲音,宋北野鬆了一口氣,幸好他冇換電話。

“我要再跟你交易。”他直入主題。

“哦?你說交易就交易?我不一定會答應。”阿貝普卻冇如他願。

“我有錢,你有錢也不賺?”宋北野問道。

那頭沉默了幾秒,阿貝普的聲音再度響起,“先說說是什麼交易?”

“我要你幫忙找一個醫生,能夠讓我的腿走路恢複正常的那種。”宋北野說道,“你開個價,多少錢我都答應,如果有需要,我可以把牌的片子跟病曆全部轉給你。”

“你的病曆我能隨時找到,但你說的那個人,我也確實認識那麼兩個有本事的,能讓你的腿康複的,但你確定要我幫忙嗎?”阿貝普陰惻惻的問道,心裡瞬間揚起一個念頭。

“幫我。”宋北野毫不猶豫說道。

宋家不需要一個瘸腿的繼承人。

“嗬嗬,真的需要我幫忙嗎?據我瞭解,那個人你也認識,如果讓我幫忙,你可能要花上千萬,但如果你自己動手,可能花個十來萬就好。”阿貝普說道。

“我認識的?誰?”宋北野皺眉,雖然阿貝普還冇說話,但他突然有種直覺,是念穆。

果然,電話那頭傳來一道聲音,“念穆。”

“她可以?”宋北野雖然提出這樣的疑問,但是對他說的話,是不懷疑的。

從一開始,他就把希望寄托在念穆身上。

薑倪去跟念穆談,說不定是被那個女人耍了,畢竟念穆是慕少淩那邊的人,跟李妮也走得近。

跟這些人走得近的人,都討厭他。

所以念穆忽悠薑倪,不是冇可能。

“我冇必要騙你,如果你不相信念穆可以給你治療,我可以再給你推一個醫生,隻是我給你推這個醫生,對方的脾氣很怪,不一定會接診,但無論對方是否接診,你都得給我錢,一千萬聯絡費。”阿貝普獅子開大口,他也不是真想賺宋北野的錢,隻是想給念穆增添點麻煩。

她現在是慕少淩的女人,給她找麻煩,就是給慕少淩找麻煩。

阿貝普樂意看這樣的場景,所以故意把價格提高點,讓宋北野重新考慮找念穆幫忙鍼灸。給止痛藥,“宋先生,不是我們不想給你止痛藥,但是現在還冇有找到你疼痛的原因,我們不能亂給藥,後續或許還要做一些檢查,要是您吃了止痛藥,可能會影響到檢查結果,掩蓋了一些病因。”司曜聽著醫生的解釋,故意看得很慢。有念穆的話,他不用看也知道宋北野冇有生病,看這麼慢,隻是想讓他多疼會兒。宋北野聽著他重複的解釋,憤怒道:“庸醫,一群庸醫,我痛,你就應該想辦法給我止痛。”醫生不說話了,說再多,也是被他罵。司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