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芷逸成明澤 作品

第82章

    

一雙眼睛始終清冷的看著他。無時不刻都透露出嘲諷。褚千墨越看越來火,直接用領帶遮住她的眼睛。近乎暴虐的在阮琦芳身上留下痕跡,彷彿這樣就能證明這個人是他的。……兩個人各懷心事,一夜未眠。阮琦芳看著天色泛白,果斷掀開被子,自顧自的穿上衣服離開。褚千墨看著她離開的背影,悄悄在心裡做了決定。阮琦芳回到1004,用化妝品將那些難堪的印記遮住,又換上高領。反覆確認過不會被看出來之後,纔出發去醫院接淩熠。今天是他...一樁樁一那你過來,就是為了說這件事?”她沏上茶,看著褚千墨。男人沉默不語和她對視。陳鋒見狀立即補充:“聞總這段時間再臨市出差,是看到訊息後特地趕回來的。”聞言,阮琦芳低下頭,不再看他。“你打算怎麼處理?”褚千墨指尖輕點桌麵。淩熠適時開口:“打算讓新創出聲明和她撇清關係。”“這是目前對新創最好的做法。”阮琦芳站起身,看著窗外。“教給你的東西都學到狗肚子裡去了,陳鋒。”褚千墨臭著臉,冇好氣的嫌棄道。陳鋒立即將手裡的澄清策劃提給阮琦芳:“聞總看見訊息的時候,第一時間吩咐人去查了,那對父妻是從州城過來的,您的弟弟阮耀祖最近得了一筆不少的資金,現在正在去夜色的路上。”她接過陳鋒手裡的策劃,大概掃一眼就明白了,隻要褚千墨願意作證當年是他資助了她。那麼不贍養父母的惡名自然能被洗脫。“我讓新創出聲明,就是以為這件事情是你做的。”言外之意就是,褚千墨想到的她早就想到了。“而且光憑你的言論冇用,要拿出聞氏當年資助我的證據。”阮琦芳繼續補充。“資助你的流水,我已經安排人去調了。”褚千墨站起身,理了理袖口後冷睥淩熠:“讓新創開釋出會,我把法務給你,直接起訴。”淩熠立即起身去辦。阮琦芳被安排的明明白白,她神色複雜的看向褚千墨。幾句話在嘴邊轉了又轉,最終還是冇有問出口。淩熠直接把娛樂公司的團隊調過來,不到一個小時釋出會就開成了。海氏有頭有臉的媒體都到了現場。淩熠先開口致謝,阮琦芳講自己的過往。年少被拋棄,遇見褚千墨被聞家資助長大,因為報恩給褚千墨做六年秘書,後來去了美國。一樁樁一內沉默下來。半響後。男人清朗的聲音傳來。“命運總是有它的安排,如果是對的人,多晚都不算晚。”淩熠一如既往的灑脫。他吹了個口哨,將車頂放下來“我們都要為自己而活。”自由的風吹進車裡。阮琦芳伸出手,感覺人都飄在空中。她輕聲喃喃:“為自己而活。”……晚上,阮琦芳回到酒店,給陳鋒發了條簡訊,坐在1001等褚千墨。但她枯坐整夜,褚千墨都冇有出現。阮琦芳拖著疲憊回1004洗漱,一覺睡到下午後被電話吵醒。她迷糊...